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原创鬼故事之水鬼-【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21:24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老李退休了。其实他还不到该退休的年龄,他是xx公司xx部门里的一把手,为人耿直不阿,由于性格原因,他的处事方法比较强硬,这样一来,就免不了得罪了不少人。而对于这些,老李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他一直认为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什么亏心事,无愧于自己的良心,也就不用怕谁会给他小鞋穿。

可是,当今社会却不如他想的这般干净,总有些这样那样的宵小之辈在他手下吃了亏却不甘心,他们四处散布谣言,说他收受贿赂,说他作风不正,甚至往他家门缝塞威胁信,让他烦不胜烦。他自己倒是不怕,只是还有儿女,还有亲人朋友,所以,老李想了很久,还是提前退休的好,这样,自己再也不用成天面对那些宵小,家人也会安生许多。于是,他申请了提前退休。手续办得出乎意料的顺利,好像人家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去办离职一样,这不禁让老李觉得有些心寒,自己在这工作了大半辈子,任劳任怨,从没因私事请过一天假,没想到人家却巴不得他早点离开。

老李有个爱好,他喜欢垂钓。他最喜欢柳宗元的《江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他觉得,那是一种意境,心平气和的意境,也是一种孤独,无人理解的孤独。正如现在的自己一样,明明身边有那么多同事,却感觉他们都很陌生,仿佛他们都在刻意的排挤他,让他不能融入其中。这让他觉得心里好累,也让他觉得,或许现在离开真的是件好事。

老李的儿女想把他接过去一起生活,被他拒绝了。他不想给子女添麻烦,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安分分的过自己的生活。再说,自从十二年前妻子黎芬过世,儿女成家以后,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挺过来的,或许,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孤独。

老李回了四川农村的老家,老房子还在,修葺一下就可以,在房前屋后开垦了菜园,种下花草,每天打理,倒也乐得自在清闲。离这不远的村头有条河,没搬到城里的时候,他经常会来这里垂钓。当年,老李与妻子在这里相识,相恋,却也是在这里相离。那个水一样温柔的女人,最终还是消失在老李的生活中。

这里离自己当年为妻子所立的衣冠冢不远,孤独的时候,老李时常去坟前和她说说话,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得见。这里既保留了老李最美好的回忆,也有最彻骨的痛。对他来说,这里有着重要的意义。

老李喜欢钓鱼,却并不是为了吃,他钓到的鱼不分大小,全部放生。他只是享受那个过程,体验和鱼儿博弈的乐趣。钓鱼钓的多了,寻常有水的地方,他只要瞄上几眼,就能知道这里面有没有鱼。例如,老李一眼就能看出,村头这条河里有不少鱼。他在河边看了很久,有时候还能看见那鱼儿跃出水面,银光闪闪的鳞片在阳光下折射出闪着耀眼的光,一瞬间又落入水中,杳无踪迹。这里的水很清澈,幽绿的河水泛着微微的波纹,缓缓的流向下游。岸边柳枝垂下,映在水中,随着水的流动一晃一晃,宛如好些条绿色的水蛇被扯住了尾巴,在水中拼命的挣扎游动,却怎么也挣不脱身后的枷锁。柳树下的水看起来格外的幽深,仿佛透着丝丝的凉意。

老李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脸色露出陶醉的神情,乡下空气就是新鲜,连呼吸都觉得特别的舒服。他睁开眼睛,忽然觉得那柳树下幽深的水中好像有什么正在看着他。他仔细望去,却什么也没有,但被人窥视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老李有些害怕了,即使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这一刻他还是真的害怕了。他赶紧后退几步,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这条河。此时正值夏日午后,天气有些炎热,他却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四处望去,河水从上游蜿蜒而下,不见头也不见尾,在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没有一个人。耳边除了河水流动的汩汩声,连声鸟叫都没有,安静的可怕。

微风拂过水面,河面上柳条轻轻摇曳,映得水中倒影也随之摇动很是好看。老李觉得,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消失了。他四下看去,一个人都没有,睡会窥视他?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老李摇了摇头。忽然,水面传来“哗啦”一声巨响,像是谁往河里扔了块大石头。老李一看,一条足足有他手臂那么长的银鱼高高的跃出水面,张口咬向随风摇曳的柳枝。那鱼身上鳞片被阳光照的银光四射,几乎晃得他睁不开眼,只见它咬住柳枝,腰身往上一甩,将身体弯成钩状,拽下一整条枝子后又重重的坠入水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河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鱼!老李有些欣喜,这里环境清幽,无人打扰,正是垂钓的最好去处。他决定,明天下午来这里钓鱼。

老李有些兴奋的哼着小曲往家走去。走到村头,看见路边菜园有正在劳作的村民,便朝人家点头笑笑。老李在这里人缘很好,大家都爱和他说话。那人见老李冲他点头,也招了招手,道:“老李,这大热天的,去哪儿了?”

老李嘿嘿一笑,道:“上村头那河边溜达了一圈。”

一听老李说去村头河边了,那人脸色骤然变的不自然起来。老李却好像没发现一样,犹自在那比划,“嘿,那河里竟然有这么大的鱼,哎呀,我这人最爱钓鱼了,你明天忙不?要不咱俩一块去?”

那人有些慌张的连连摆手,道:“不去不去,我,我这地里还有不少活呢,那个,你真的要去那钓鱼?”

感觉村民的反应有些奇怪,老李问道:“嗯,怎么?”

“那条河里,淹死过人!还是别去了。再说,那河看起来水面很平静,其实水下全是乱流,当初为了救那孩子,下去好几个人,都没上来。老李,我说真的,还是别去了。”

老李笑了,哪条河没淹死过人?黄河淹死多少人?那黄河鲤鱼吃了多少死人?可还不是一样被人捞起来下了锅?老李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们在城里吃的自来水都是水库的水,水库就没淹死人?”

村民放下手中的家什,他到处看了看,见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道:“那里有水鬼,会把人拖下去做替身的!真的,还是别去了。”老李想起在河边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也有点心里发毛。难道窥视自己的是鬼?大白天的,鬼应该不能出来吧!他想了想,反正钓鱼用不着下水,不下水这水鬼应该害不了人吧!

村民见老李沉吟不语,以为他听进去了,接着说道:“去年上游水库开闸泄洪,那河水越过了桥面,下面村子几个毛头小子上这下网捞鱼,一网下去,你猜拉上来什么?唉,说出来吓死你,一条大腿!上面的肉被鱼咬的千疮百孔,那脚趾头泡的煞白煞白的,真吓死人了,那几个小子扔下网就跑了。后来警察来了,带走了那条腿,在河里捞了半个月也没捞上来别的什么部件。那几个小子回去都发了好几天高烧,乱说胡话。过了几天水位降下去了,就在边上那一排柳树那,那尸体露出来了,应该是碎尸,装在编织袋子里,袋子破了都漏了出来,被鱼咬的零零碎碎的,一块一块漂在水面上,一群鱼在下面追着咬,天呐,可吓人了。从那以后,没人敢单独去那里,听说,单独去那的人回来都会大病一场,发高烧,说胡话,邪乎着呢!”

老李听着也觉得有些邪乎,他皱起眉头,道:“这是真的?你亲眼看见的?”

那村民搔了搔后脑,道:“这倒没有,我是听村里人说的,哎,你还真别不信,这事,全村的人都知道,要不你看这大热天的,怎么没人去河里冲凉洗澡?那是没人敢去。”

老李笑了笑,道:“嗯,我知道了,好了,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说罢他冲那村民摆了摆手,回家去了。

老李有午睡的习惯,一般每天午后都要睡一两个小时。时间长了,一到那个时间段,他就会有想睡觉的感觉。这天也是,他倚在床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老李睡的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推他。他睁开眼一看,是自己的妻子,黎芬。老李伸了个懒腰,问道:“有事?”妻子却不言语,只是愣愣的低头看着他,她头发长长的垂下,遮住大半个脸庞。透过头发的间隙可以看见她的眼睛正直直的瞪着自己,似乎连眼珠都不眨,一脸呆像。

老李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你怎么了?”一面说着一面去摸妻子的额头,心想可别是病了。谁知她的额头触手非但不烫,反而有些凉丝丝的感觉,仿佛还有些滑腻的样子。她伸手抓住老李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要突出眼眶一般。老李只觉的她的手冰冷,滑腻,被她抓住的手好像沾上了一层粘液,好不难受。他努力的想把手抽出来,却发现黎芬的手虽然滑腻,却好像钳子一般有力,他愣是没能抽出来。

老李觉得气氛有些诡异,妻子太奇怪了,他大声喝道:“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妻子裂开嘴,冲他露出满口森白的牙。老李不禁打了个寒颤,自己从没见她露出如此邪异的表情。老李忽然想起,妻子不是早就去世了吗?在还没搬到城里的时候,到村头的河边洗衣服,为了救落水的孩子被水下暗流卷走,至今没找到尸首。那么眼前这位,究竟是谁?

呼和浩特哪里医院看湿疹的好

省二院做试管怎么样

润肌皮肤膏能治疗白癜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