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卫鲁宾斯坦PE不能成为交易的投资机器

发布时间:2021-01-22 12:20:22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这是很有挑战的采访。

对于提问者而言,最有挑战的是:你一开口问问题,他就会把你问题中“埋伏”的下一个问题回答了,而且,是滴水不漏的外交官式的回答。

坐在记者对面的就是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先生,凯雷投资集团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面对这位被公认是“华盛顿最聪明的人之一”,如何从他外交官式的回答中挖到隐藏的答案和信息,甚至如何让他的语调略有变化,都需要更费心思。

历经23年的创业,他已经将凯雷从小公司滚雪球式地发展成了全球最大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按照私募股权投资界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管理资产规模——来看,从1987年的500万美金管理规模起步,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至2010年6月30日,凯雷集团管理的资本超过909亿美元,其募资能力极强,而从2009年1月到2010年3月,凯雷新增的募资是156亿美金,其中亚洲基金占很大比例。

另外一个重要指标——投资回报率,按照业内非公开的说法,平均达20%-30%,经历金融危机之后,略有下降,但这个回报率,对于基数如此庞大的另类投资集团而言,尚是非常可观的了。

在今年早些时候,鲁宾斯坦在公开演讲中断言:谁把握住了新兴市场的机会,谁就把握了未来的成功。他认为,2035年,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发展会超过美国。

对于熟悉凯雷和鲁宾斯坦的人而言,这言论并不让人奇怪。在最近的十年尤其是最近两三年中,凯雷几位创始人来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的次数,是频频增加,看好新兴市场的言论,也在不断丰富。

在此前的采访中,鲁宾斯坦称最早来中国,得到的“像摇滚明星一般的欢迎”,而后经年,他却是见证了这个市场无比迅速的发展速度,尤其是在私募股权投资业,从最早只见寥寥外资大品牌,到直面本土新生力量的竞争压力。

这使得凯雷这样的全球国际大品牌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要更为灵活地设定其市场战略,因为,在这个市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将会是中国本土成长起来的品牌”。

鲁宾斯坦担负的另一个使命,是构建凯雷全球化管理制度和组织文化的建设。

在他眼中,凯雷集团要成为全球最会赚钱的管理公司,但绝不能是只会“做交易”的投资机器——要在获得利润成果的同时,成为更受人尊敬、可持续发展的全球另类投资管理品牌。

这恐怕是这家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公司,和位于纽约的一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不同。前IBM董事长兼前凯雷集团董事长路易斯·郭士纳曾这样评价凯雷:这是由一群希望建立一个个公司的个人组成的机构,他们对于创造一家公司或者一个组织感兴趣,而许多直接投资基金只是对进行交易感兴趣。

如郭士纳和鲁宾斯坦所言,现在的凯雷,正在试图借鉴做企业的思维,建立一套全球化管理体系,并不断优化组织系统,强化企业文化,铸造品牌。

但与其他工业企业所不同的是,凯雷其他有66家基金,每家基金基本是独立运作,其管理团队遍布全球19个国家。在本次专访中,他讲述了如何将私募股权基金更有效运作;如何在这个典型的智力型行业,管理好被认为是“金融界金字塔最顶端的私募股权投资人”。

全球PE的中国机会

《21世纪》:你多次谈到了看好新兴市场,以及中国经济发展。并预言中国经济在2035年会超过美国。这听起来似乎很激进?

大卫·鲁宾斯坦:中国经济的每年发展速度是全球所有经济体中最快的,而且,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依然可以保持着约8%左右的增长势头,这在全球依然会是最快的增速,而美国的增长一直比较弱,面临就业的压力也会更大,按照这个速度预判,中国在2035年超过美国,是完全有可能的。

《21世纪》:在看好中国经济背后,是否也同样看好这里可以给予私募股权业的机会?

大卫·鲁宾斯坦:中国私募股权市场无疑是全球中最有机会的市场之一。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多的人口,过去这些人口是制造业的优势,但现在,人口的消费优势已经开始体现,在未来的15-20年,更多的建设、升级的产品和需求,会不断保持增长。在过去的经济积累中,中国也有一批企业快速成长起来,这些企业也面临着走向国际化和资本化的选择,这其中,就意味着私募股权投资的机会。

凯雷是最早看好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机会的基金之一。中国市场在凯雷的全球投资配置中,会越来越重要,比例会越来越大。

《21世纪》:在投资方面,最早凯雷在中国引起关注的案例是对徐工的收购。但此后投资也有多元化。在未来的几年,投资行业会重点怎么倾斜?

大卫·鲁宾斯坦:事实上,我们在中国已经投资了10多个行业的40多家公司。这些行业多是中国政府鼓励发展的行业,这些行业本身的发展也需要更多的资源和经验。

马鼎文(David Marchick 凯雷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全球对外事务主管):最近两三年来,凯雷加大了在国内的农林牧渔、食品行业的投资,如凯雷亚洲增长基金在2009年10月投资了中国农业化肥公司艾瑞泰克,(Nasdaq GM: CAGC);在2010年,我们投资了牧业的正大集团,在今年6月,我们还投资了中渔集团。

凯雷在华学习曲线

《21世纪》:凯雷是来中国比较早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最早也遇到了一些挑战,比如,徐工的收购。但此后凯雷的策略是有所调整了。你此前所谈到的在新兴市场要有灵活性,从控股式并购到少数股权投资,这是其中之一么?

大卫·鲁宾斯坦:在中国,我们的业务覆盖面是很广的。你不能说我们是一只并购基金。在中国,我们更多是做少数股权投资,不仅是针对规模大的企业,对于成长中的企业,我们有一只成长基金。

《21世纪》:还有其他类似的灵活做法可以分享么?合资基金算是其中之一么?

大卫·鲁宾斯坦:我们在中国市场上是不断学习,根据市场的需要做调整。寻找适合的合适伙伴是凯雷在华的策略之一。

《21世纪》:中国本土的私募股权基金这几年也发展很强大,你此前也谈到了,凯雷最大的竞争对手将是那些本土的私募股权基金。他们的优势是什么?

大卫·鲁宾斯坦:首先,中国的私募股权市场是个很大的市场,未来可能比美国还要大,中国本土的私募股权基金有很好的本土经验,他们很聪明,学习能力也很强。全球的这些外资私募股权基金则更多在全球网络、新的技术、管理经验以及国际资本市场上更富经验。

很难说未来谁会赢会输,彼此都会有空间的,但如果西方实践和中国经验相互合作的话,会是共赢的局面。

凯雷之变

《21世纪》:凯雷近年启动了“一个凯雷”(One Carlyle )的管理文化变革,随着管理的资金规模、数量以及全球网络快速增大。怎么理解“一个凯雷”的内涵?

大卫·鲁宾斯坦:所谓“一个凯雷”,最核心的是,每个人都是企业的一部分。无论你在企业的哪个部门工作,你都是凯雷的组成部分,我想这对于员工来说非常重要。

《21世纪》:在2009年年报中,也提到了“从强大到更强”(from Strong to Strength)的口号,这提法背后是什么考虑?

大卫·鲁宾斯坦:凯雷经历了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行业内最优秀的基金之一,我们希望不断追求卓越,不断优化、更优化。

《21世纪》:投资决策是私募股权基金非常重要的环节。凯雷的决策架构这几年有怎样的变化?

大卫·鲁宾斯坦:从架构上来说,凯雷最重要的投资决策,是来自我们的投资委员会,我们会有好几个委员会,由它们来审批交易,这样,可能很好地集中管理;我们还有管理委员会、审计委员会等,各个部门都会协调工作。

在集中决策我们也很注重开放,多听当地团队的意见。

《21世纪》:从2008年开始,凯雷连续公布了自身年报,作为一家未上市公司,尤其是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公司,是很少对外公布财务业绩的。这是否可以被视为你们在为IPO做准备?

大卫·鲁宾斯坦:我们只是更为希望让公众更了解我们,更多沟通,增加透明度。

《21世纪》:但你也谈到了私募股权公司的IPO会是个趋势。

大卫·鲁宾斯坦:是有一些上市了,比如KKR今年就上市了,但凯雷现在各方面的运转都非常好,对上市的需求没有那么急迫。

PE要加强品牌和附加价值

《21世纪》:这两年来在中国,私募股权行业很热,甚至出现了“全民PE”现象。但我们观察到,各界对于私募股权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尤其是金融危机之后。

大卫·鲁宾斯坦:这的确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一个附加工作: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向人们解释私募股权基金到底是做什么的。应该看到,引发金融危机的许多机构,是那些利用高杠杆进行操作的对冲基金,而不是投资企业股权的私募股权基金。

《21世纪》:有人会质疑,风险投资是在小企业最弱的时候投资进入,帮助企业成长发展,相比而言,私募投资基金投资给企业带来什么呢?

大卫·鲁宾斯坦:是的,风险投资的确给早期创业尤其是高科技企业带来很多投资。但要看到,私募股权投资的很多企业,是存在一些问题或价值低估的企业,投资进入之后,通过改善公司的发展战略,提高产品和效率,改善公司的经营状况,增加就业,提供税收,救活一个企业,使之走上更快的发展轨道,这些都是好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做的事情。

《21世纪》:还有观点认为,风险投资造就了像Google,Intel,思科这样了不起的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在成就伟大的公司方面,似乎难找到好的案例?

大卫·鲁宾斯坦:(笑)大家看到Google、Intel这样成功的案例,是否想到过,这些成功可能都是千万个失败的投资基础上而成就的?对于风险投资的投资人来说,要有承受很大风险的能力;

事实上,私募股权投资在造就好企业方面,一点都不亚于风险投资。我们投资了一个企业之后,是要输入大量的增值服务,去帮助企业一起成长的,相比而言,好的私募股权基金的回报更为稳健。

马鼎文:对于这些被投资公司,除了资本投入之外,凯雷给企业和产业带来公司治理经验、世界级人才、国际合作、最佳实践。以雅士利为例,我们给公司引进了人才,并带领公司高层参观海外奶源基地,并协助公司于2010年8月成立了雅士利食品质量安全委员会,优化质量监管体系,助力雅士利加速国际化进程。

领导力的三个关键词

《21世纪》:你和全球政界、企业界、金融界的很多人都打过交道,凯雷也投资过很多大企业,如果用一些特质来形容,你会怎么形容领导力所需的关键词?

大卫·鲁宾斯坦:无论是政界、商界还是金融界的领导者,领导力风格可能各有特点。但归结到领导力,有几点很重要。一是要对自己做的东西有自信;还需要有坚持力;更重要的是有人愿意追随。如果只有很大的目标而没有追随者,那也不能是个成功的领导。

《21世纪》:能否评价一下你熟悉的朋友的领导力特点?

大卫·鲁宾斯坦:我所接触的这些领导者,如沃伦·巴菲特,比尔·盖茨,路易斯·郭士纳,杰克·韦尔奇等,都是很优秀的人,具有很强的领导力特质。他们都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也善于鼓励追随者,他们也都是很聪明的人。

《21世纪》:你怎么评价自己的领导力特质?

大卫·鲁宾斯坦:与他们相比,除了这些之外,谦虚是我的特点吧。

《21世纪》:路易斯·郭士纳先生曾受你之邀,担任凯雷投资集团的董事长长达六年之久。你怎么评价他对凯雷的贡献?

大卫·鲁宾斯坦:郭士纳从IBM退休后,我们去和他谈过,非常认真地邀请他加入凯雷并担任董事长,那时,他也很跟七八家私募股权基金接触过,最后选择了我们。

加盟后,郭士纳是凯雷的投资委员会成员,也是凯雷的投资管理委员会主席,为公司创始人们提供管理方面的建议,他在管理方面非常精通,他还负责挑选雇佣中层主管,并且花很多时间进行整体经营情况的监督把关,试图改进。

《21世纪》:谈谈你的慈善观吧?

大卫·鲁宾斯坦:所有的有钱人都应该两手空空地离开这个世界。这些人应该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捐献出去,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我不想给我的孩子留下太多的钱,这样对他们自身的奋斗可能不好。

《21世纪》:你的这些朋友,如郭士纳,韦尔奇,巴菲特都写过书或有自己认可的自传,你也会么?

大卫·鲁宾斯坦:郭士纳的书很棒,对于商业从业者来说,是必须要读的;韦尔奇的书也很不错,我认识他很多年了。

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写本书,我自己亲自写,但现在我自己真的没有时间。

七星彩下载

JJ比赛大厅手机安卓版

9g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