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菜卖不出去种子如何销售盖州

发布时间:2020-10-19 01:34:17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菜卖不出去,种子如何销售?

全国讯:因为没有办法吸引大资本进入,并进行大规模、低成本的公司化运营,仅靠自然流动的中小资本,就很容易产生菜烂在地里也没人要的现象。

面对忽高忽低的菜价,政府应该尽量遵循市场规律,制定长期的引导蔬菜种植、销售市场发展的机制,同时建立公益性的大型蔬菜公司,加强管理和运营,避免出现各方利益都受损的现象。

“如果菜农的菜卖不出去,我们的种子还怎么销售?”某跨国蔬菜种子公司销售员赵小磊在接到本报记者采访电话时,正蹲守在山东寿光帮当地菜农卖菜。

蔬菜价格,已经扑朔迷离至令人无法理解的程度。一方面,菜价持续高涨,CPI通胀压力陡然增大;一方面,蔬菜产地价格却不正常下降,部分地区白菜收购价已经跌至几分钱一斤。根据商务部27日发布的商务预报监测,4月18日至24日,重点监测的18种蔬菜平均批发价格比前一周下降5.9%,已连续四周回落,累计下降21.1%,全国大部分地区的菜价,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然而时处春季,正是蔬菜种子的销售高峰,但严重的市场滞销已经影响到种子的正常销售,蔬菜产业链受到整体性的严重影响。

“寿光卷心菜跌到8分钱,还是无人问津。许多菜农干脆不卖了,将它烂在地里沤肥。没有利润时,作肥料是最无奈地选择。”赵小磊说。

资本抽离

“蔬菜价格虽然是民生热点,但背后却是被忽视的资本流动,也就是纯粹的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问题。”山东寿光一名蔬菜行业调研员对本报记者说。

“除去天气异常、农民扎堆种植等因素外,很多人为干预因素也对推低菜价起到了重要作用。”赵小磊也认同这种判断,他向记者提及了很多地方媒体关于政府干预菜价的报道:在去年底蔬菜价格快速上涨之后,各地纷纷出台相关措施进行调控,西安市强化市场价格监管稳定物价、乌鲁木齐采取设立蔬菜直销店等应对措施、长春市采取发放补贴等措施抑制蔬菜价格过快上涨……

“这些行为,都对抑制菜价起到了重要作用。因为菜价过低,许多资本撤离了蔬菜的初级市场,其中最多的便是从事蔬菜贩卖和流通的社会资源。他们的撤离,使得农村蔬菜无法被及时收购运到城里,才造成今天的滞销困境。”赵小磊说。

一位专业从事蔬菜批发的货商向本报记者透露,2010年底菜价持续上升时,有关部门实施了总体价格控制,对进入蔬菜批发市场的菜品设定了指导价格,但扣除中间运输环节的硬性成本之后,蔬菜批发商的经营基本处于净亏损。由于资本流通需要一定的利润回报,在利润趋薄甚至有可能亏损的情况下,蔬菜经销商失去积极性,根本就不去收菜。

赵小磊介绍,由于没有大资本愿意介入蔬菜贩运中来,现在进行蔬菜转运的都是小菜贩,但农产品(000061)收益不如其他产品,不仅要支付很多费用,又要组织人力进行琐碎的收菜工作。“天天要往田间跑,一个一个谈价格。没有办法吸引大资本进入,并进行大规模、低成本的公司化运营,仅靠自然流动的中小资本,就很容易产生菜烂在地里也没人要的现象。”

渠道软弱

蔬菜难销的一个重要现象就是不能远距离运输,中间蔬菜商从田间每个农户手中收菜再通过运输送到城市里的菜市场,中途运输费用居高不下,没人去做没有利润的事情。

在北京新发地蔬菜市场,记者询问部分搞批发的商贩货源地,他们说菜全是从香河、承德等地运来的。而中国最大的蔬菜基地寿光的菜,却因为高昂的运输费用,无法过来。

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研究所所长汪同三表示,中国流通业费用的几个数字让人震惊,全世界82%的收费公路在中国,流通成本占50%—70%。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预测部主任吴晓求表示,国内农产品生产价格素来都是“涨很难、跌很快”,农民是弱势群体,在中间商面前缺乏谈判能力,中间商通过渠道来牟利,最后通过层层加价到了餐桌上价格就高了很多。

但实际上,中间商的抗市场风险能力并不稳定。从菜农手中收上蔬菜来,才只是承担风险的开始,尤其是还得考虑城市里的销路,农产品保质期很短,一旦市场估计错误,成本就完全要自己承担。中间商不能直接在城市里销售蔬菜,要受制于城市里的市场,只能将蔬菜销售给超市和当地的蔬菜批发商。

然而超市从小菜贩手里收菜,不但没能帮助小菜贩解决蔬菜销路问题,却给小菜贩带来很大的压力。

据记者了解,现在超市与商贩的结款模式是产品销售以后再给供货商回款。小商小贩的实力弱小,资本少,根本无法承受超市的回款方式,钱押在超市里就会导致资金链断裂,没有资本再去收菜,如此一来必然导致菜农的菜更没法销售。

蔬菜中间商辛苦却收入有限,但农民认为他们压价收购蔬菜,城里居民认为菜价太高是他们的行为导致的结果,两边都对他们有误解,中间商的积极性受到打击。

大公司出路

“今年的蔬菜价格走势,是违背正常市场规律的。”一位蔬菜批发商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正处春夏交替,蔬菜还未到大规模上市时期,现有蔬菜尤其是叶菜应当有市场需求,正常的情况应该是随着市场对叶菜需求增加,然后传导到价格上来,导致价格变高。

而现实恰恰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农民因蔬菜丰收而受损,市民也因菜价高而埋怨,中间商也说自己没有利润。

“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就是要降低流通费用,减少中间环节。关键是要放开市场。”赵小磊说,一直希望能有大资本进入蔬菜市场,这样蔬菜流通就会变得更加通畅。但因为利润太低,大资本不愿意介入,做蔬菜不如做房地产,谁愿意来呢?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近期政府的宏观调控有效地控制了菜价的上涨,降低了城市居民的消费。但今年3月份国家发改委约谈数家农业生产企业,要求其不得任意涨价,这在某种程度上层层打压了蔬菜收购价。

“调整蔬菜生产困境的前提,是政府尽量少干预菜价。蔬菜价格不能由政府规定,应该由市场调节,价格涨的时候,正是吸引其他行业资金向农业流转的好机会。”

在市场情况下,蔬菜批发商就会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运作,这在多位蔬菜经营者看来,是理想的模式。“目前城市的蔬菜流通模式是不对的。超市卖菜并不是普遍国情,中国人还是喜欢到蔬菜市场去买。而超市在支付蔬菜款项和其他商品一样,都是延期数月才支付货款。但其他商品背后都是具有经济实力的企业,可以通过市场获得资本支撑,而蔬菜商人却很难具有这样的实力。”

“在种子行业,孟山都一家公司,就做到数百亿美元的销售额,总市值高达400多亿美元。面对忽高忽低的菜价,政府应该尽量遵循市场规律,制定长期的引导蔬菜种植、销售市场发展的机制,同时建立公益性的大型蔬菜公司,加强管理和运营,避免出现各方利益都受损的现象。”赵小磊说。

青岛男科医院排名

治疗早泄专业医院的排名

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