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七月A股沉浮牛市梦碎后的思路再调整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0:23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七月A股沉浮:牛市“梦碎”后的思路再调整

今年7月的A股堪称一部跌宕起伏的巨作。

“财神”是北京投资圈里的名人,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股民,另一个是玩家。  此次A股宽幅震荡的受损,他宁可认为身为股民的他在操作上出现了“失误”,“假设的前提一旦没有成立,又未能及时调整思路”。  今年7月的A股堪称一部跌宕起伏的“巨作”。除了“财神”,似乎“没有及时调整思路”的还有这个市场里的很多“玩家”。  “财神”的起伏  7月23日下午,在同意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前,他唯一一个要求是“身份匿名”。当天在北京金融街的一家咖啡馆,他这样形容了自己“朋友圈”的现状:夜晚无法入眠、大多数人亏钱、受损千万至上亿不等,眼下活得并不滋润。  在“财神”看来,这原本是这样的“圈子”,甚至以后也是:喝的酒、住的社区、开的车子,组织的饭局、它们的档次决定着“江湖地位”。  地位形成了“圈子”,“圈子”中则交流着各种信息。  今年的5月20日,“财神”的“朋友圈”已经无法发挥“股票推荐”的功能。他回忆,朋友们已经找不出低估值中高成长的股票。  “要是在某个场合推荐,推荐人总会加一句”这只股票成本很低“。”“财神”说,大家似乎有某种共识,这是牛市的末尾。  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财神”以“假设”作为市场分析和判断的策略之一,他认为,会来一次幅度为10%~15%的调整。  5月,“财神”想到了“退市 ”,并清空了自己的账户。进入6月,“财神”的假设似乎并不成立。  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新高5178.19点。“财神”身边充斥着有关游艇、豪宅和私人飞机的神话。  财神说,自己的账户从2009年5月直至股市大跌前已经翻了14倍,市场中哪怕是2015年才入市的都有了一倍左右的盈利,大股东、管理层不断减持,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不断预警股市风险,已经难以发掘低估值中高成长的个股 。简单分析后,得出结论,清仓休息,等待中级调整后再入场。  “财神”说,那时候考验的是胆量,能赶上这一波行情就上涨了。6月中下旬,沪指有两天连续大跌3.67%、6.42%,并收4478点。市场一周调整了13%,出乎大部分人之意料,媒体舆论也开始聚焦股市的巨幅波动。  在市场从5100点回落至4500点的时候,“财神”再次进场。6月23日,盘中调整到4200/4300点后探底回升,“财神”果断重仓出击。当月24日市场上扬,事实上风暴才刚刚开始。  日后的形势发展证明,“财神”的假设也没有成立。  “亏损数千万”  在净值相比上月亏掉20%左右,“财神”将无条件砍仓,这种“假设”是“财神”在面对风险时的自行操作原则之一。他的第二大原则便是,“砍仓”分步走,第一步是50%。  但“财神”想走,股票也走不了,6月25日、26日,个股大面积跌停,进入战场的主力部队被悉数活埋,A股失去了流动性,“剩下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  就在6月,“财神”股票账户中还有1个多亿,7月初,账户浮动亏损达数千万。  心理压力巨大的可能不只是股民。  深圳海富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凌回忆,此次下跌,A股的宏观面并没有重大的政治经济方面的利空因素,单个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也没有发生重大问题。  “下跌在持续5天后,从而引发了投资者心理的恐慌。”陈凌说,7月8日A股跌停后,有几只股票,我发现整个下午除了我以外,几乎没有别人再买。那种孤独感无法形容。即便在7月9日,市场在开盘后拉高了点数,仍没有人购买。  这样的“跌法”很可能意味着“上市公司也蒸发没了”。  延期“复牌”  股价一下子跌到了每股6元。  气冲冲的当升科技总经理李建忠质问董事会:“为什么还未采取措施制止下跌?”  股价奇迹般地又拉回到9元,李建忠仍然着急:距离员工持股的空间还是很大,怎么向员工们交待?  李建忠一下子醒了。幸好只是个梦。  7月19日深夜,李建忠睡不踏实。因为第二天,公司的“当升科技”会复牌。此次复牌前,“当升科技”因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审核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加上正在筹划合作投资事项,已经停牌了近半个月,躲过了“最严重的行情”,但没人不担心是否会被行情拖累。  当升科技停牌前的6月29日,央行降息降准,市场并不买账,沪指盘中连破4200、4100、4000、3900点,继续千股跌停。数日时间,市场整体跌去20%,多数个股跌去40%以上,跌速之快超乎想象。之后,救市大招接连发布,证监会发文表态,回调过快不利于股市的平稳健康发展,继而出台了《养老金投资办法征求意见》,但市场上没有出现连续升势,很多股票创出本轮调整以来的收盘新低。  当升科技的股票也由最高点的43.98元下跌了45%。  当升科技董秘曲晓力说,就在这紧要关头,公司接到了证监会将要上会审核公司重组项目的通知电话。  当升科技是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属于国务院国资委直属的一级央企,目前为国内锂电正极材料行业的技术引领者和行业龙头。  曲晓力称,自去年开始,当升科技着手推进产业链整合和业务拓展,准备通过并购重组进军智能装备领域。  于是,从去年12月停牌到今年4月10日复牌,当升科技每股股价最高时达到43.98元,但它的停牌收盘价为24.16元。  由于行情持续下挫,距离17.93元的增发价近在咫尺。一旦公司股价跌幅超过5%就会亲自过问的总经理李建忠“照例”连夜开会。  7月1日傍晚,公司接到证监会通知,公司重组项目即将提交并购重组委员会审核,按照规则要求,公司应当从接到通知的次日起停牌,直至并购重组委审核结果披露。接到通知后,当升科技立即提出申请,公司股票自7月2日起开始停牌。  在暂停7个交易日后,股民发现,当升科技并未在规定日期,即7月13日复牌。  “我们在4天前,也就是7月9日申请了延期复牌。”曲晓力说,恰逢公司在与国外某集团公司商谈合作投资事项,此时股市虽然在政府积极救市下开始止跌回升,但是股市的流动性和信心还没有完全恢复。  高管兜底  那么,复牌后股价仍然一路下行怎么办?  虽然国家救市在7月6日达到了高潮,但当日下午,市场却从开盘的千股涨停直接到了千股跌停。如果股价跌破增发价,公司管理层将面临多重压力:并购标的公司、配套融资机构以及参与股权投资计划的员工。因此,也有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资产重组的条款再次需要修改;参与定增的机构在“破发”时心理防线的崩溃;员工开始不理解,出现退购。  于是,公司紧急召开高管会,制定了多套应急预案,一方面,公司与被收购方主要股东进行多次沟通,双方坚定看好两家合作发展的前景,另一方面,公司与各配套融资机构进行沟通,各配套融资机构均表示,即使出现破发,仍将继续参与本次配套融资,并愿意在必要的时候与公司高管一道从二级市场进行增持。  同时,公司内部专门召开股权投资计划全体持有人大会。“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出现员工退出认购,那么公司6位高管将全部兜底。除个别员工因为贷款审批问题减少认购份额外,其他员工均继续参与本次股权投资计划。”曲晓力透露。  之后,公司方面开始为“复牌”作准备,并于周日(7月19日)晚上发布了复牌公告 .  股民的电话  逆势上扬发生后,董事长沈建华坦承“压力巨大”。  7月9日之后,他的“新澳股份 ”逆势上扬,每股股价从23.34元上涨到35.99元。沈建华坦陈,虽然浙江新澳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作为中国毛纺行业的龙头企业,成功跻身世界毛精纺纱线领域的三驾马车之一,与欧洲同行一起共同逐鹿国际高端品牌服装市场,但在资本市场的学堂里,对于上市刚满半年的新澳股份来说,需要学习的还很多。  沈建华回忆,上市半年来,新澳股份发行价为17.95元,最高涨到71.35元。但他和公司也第一次遭遇了如此严重的行情波动。  7月8日8点不到,“新澳股份”就开始频繁接到股民的电话。“他们情绪激动,要求立即停牌,减少损失。”沈建华说,公司上市以来还没有遇到过必须停牌的情形,但投资者的呼声以及跌停潮后随之而来的上市公司“停牌潮”,让他一度陷入犹豫。“当时停牌公司被股民赞为”良心公司“,而没有停牌的公司却面临着他们的愤怒和不理解。”  董事长称,新澳股份上市的目的在于实现硬件升级,提升装备的智能化和自动化,以此继续扩大全球市场占有份额。  “上市前,我们的资产负债率极低。”沈建华说,整体来看,我们的资产情况也较为良好。  然而,在股市行情下挫时,上市公司的压力有时会来自股民。当升科技在停牌时,股民“叫好声一片”,而在行情开始上涨时,股民也会大叫“放我出来”。  沈建华说,自己如果是个股民的话会理性地看待股市,而具有稳健成长能力的企业则是他所青睐的。  当天,沈建华与新澳股份高层接连召开会议,对当下股市行情以及监管层的政策导向、公司股价实际下跌幅度、现阶段的经营状况以及有否使用杠杆或进行股权质押等多方面进行综合细致的考量与分析。  新澳股份的高层接连开会讨论。沈建华回忆,至于为什么要停牌的意见,则是出于对未来股市大跌的担心,而给停牌找个理由会非常简单,比如“重组兼并”,但公司的实际情况是,已经有20多年没有出现过亏损。  4个小时后,也就是当天14点,沈建华决定“不停牌”。  这时的A股市场早已充斥了由重大新闻、微信群的重要发言、券商的分析报告以及各种平仓传言组成的“信息混合物”。  “股票代码是多少?”  “或许你会得到这样的消息,有只股票即将会翻番。”基金经理林波说,你的第一个反应很可能是,这只股票的代码是多少?  7月20日的下午,林波这样开始了“贪念”与“人性”的探讨。在“清水源 ”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后,一身运动装的林波认为,自己与大多数“西装革履”的基金经理不同。  在经历7月7日至10日的4个交易日后,也就是行情在前两个交易日暴跌,后两个交易日暴涨后,福建滚雪球旗下28只私募基金中,包括滚雪球3号在内,有4只的净值小于1元。  在此轮行情导致出现亏损面后,林波透露,由于7月上旬股指期货出现极端走势,导致净值出现极大波动。目前除滚雪球3号之外的净值分别为0.8元、0.75元与0.8元左右,但目前均已重新站在止损线之上。  之所以“亏损”,林波将其归因于“跨期套利的风险”,这一失误“很难避免”,而且也不可能“稳赚不赔”。  采访当日,林波否认,这与自己的“贪念”有关,也斥责微信朋友圈上流传的有关滚雪球3号“爆仓”说法不实,这一用词应为更可以凸显专业性的“跌破清盘线”。  他解释,旗下的基金坚持稳健又保守的“价值投资”。  “就拿”股票代码“的故事为例。”林波说,故事题材源自他外出给投资者作培训的真实案例。在这个故事中,他曾不客气地指出,这样的“消息”一旦涉及“内幕交易”,其行为涉嫌违法。  投资者告诉他,这年头只要有钱赚就可以了,还管这么多。林波继续分析了“股票赚翻”的消息来源有3种成因:“某些上市公司想要热卖”、“机构计划热炒”、“机构的资金可能没到位”。  故事似乎远没有结束。  好奇的投资者围了上来继续之前的话题,“这只股票的代码是多少?”  林波认为,投资者愿意听到“赚翻”的消息,但他们不关心股票的估值。在理科背景出身的林波眼里,股票估值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所谓的“沉浮”  每一轮的股市上涨都有一个故事。  但故事的“道具”永远不会相同。比方说,上次是“手机”,这次是“互联网 ”。  每一轮的故事富含的心理暗示也不会一致。比方说,行情上涨了之后,还要“涨”,大盘跌了之后,“还要跌”。  “故事”和“心理暗示”的作用超越了股票的“估值”本身。这是本轮A股宽幅震荡带给部分基金经理的启示之一,这对股民和机构的“正确估值”和之后的“低买高卖”策略构成了极大的挑战。  “就拿今年4月份上证指数冲上4000点时,有人断言,”牛市走了一半“,”林波说,“对于大盘股那的确没错,通常市盈率在10~40倍,疯狂些为60~80倍,但对于市盈率到达100倍的小盘股来说,泡沫过大了。”林波认为,国家出台相关政策,融资标的、股票抵押率与市盈率挂钩,而不讲“成长性”或者“概念结构”,这种做法正是专业性的体现。  这样的“启示”,林波不认为是“稀奇事儿”。他指着历史上上证指数26年的“曲线”发展历程说,这就是证券市场的“常态”。  “只有上世纪90年代的老股民才经历过这样的杠杆,”“财神”说,“只是我们忘记了过去,或者有些人没有经历过”过去“。”  7月29日,沪指早盘高开后回落,但在下午迅速翻红。至于接下来是“慢牛”,还是“熊市”,各方的意见不尽相同。  凡事有利有弊。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停牌的企业复牌后涨幅也不大,整个上市公司和市场都会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宏观上看也可能发生“两极分化”,即集体上扬的情况不会出现,但基本面比较好的企业仍在上涨的序列中。  至于上市公司近期市值被蒸发的情况,在某些投资人眼中是件“好事”。  陈凌认为,对银行、授信单位、融资机构会产生估值的下降,但有利的一面却发生在上市公司。  “作为股权激励的方式,大股东增持的机会就来了,而且有利于企业转型。”  陈凌说,对于电商、互联网类型的上市公司而言,市盈率过高,已经接近了现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在此轮调整中可以回归理性,价值区间位于合理的局面,而投资方与这些企业的谈判或许更加有利。  “无人称自己亏钱”  但在记者的诸多采访对象中,没有任何一名基金经理声称因此次行情波动而出现大面积亏损。  “财神”说,在自己的朋友圈中,有一年可以吃上几十年的,当然,也有一年之内将几十年的累积资本亏得一干二净的。  “如果你承认亏损,那么资本方怎么愿意借钱给你用作投资和理财呢?”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经理表示。  沁誉投资总经理曾卫林之前担任南华期货的首席分析师,他认为,在此轮行情中,市值最高峰达到7300万亿,这期间有2000只股票停牌,在重挫后需要“涨停”,这都需要新的钱进入,而散户们的“疗伤”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该公司董事长陈逢联则认为,通过这次的市场波动,中小股民学会偏向理性,今后的股票价值不会再是听故事,讲概念,理性的市场应该更趋向于价值投资。  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高性能新材料产品生产及销售。谈及股市及A股动荡,公司董事长袁志敏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受到A股动荡的影响,这两个月金发的应收账款回收速度变慢,当然还没有恶化到收不回来的境地。他说,毕竟金发很多都是大型客户,像格力、美的,这些大型企业是肯定不会去“赌博”的,但很多小一些的企业估计会很难熬。因此,A股动荡对民众不好,对企业的影响也很大。他希望,股票每天涨一分钱,不希望涨得太快,“企业的成长不是靠涨停板衡量的,这是长期的积累。”  边护边撤?  这场惊心动魄的A股动荡,甚至有机构将之称为“由配资清理引发的暴跌血案”,暴跌离金融风暴到底有多近?  著名互联网配资公司在原本同意接受本报记者采访后,7月28日以监管局严查配资为由,突然拒绝了任何形式的采访请求。  此前,证监会赶赴上海铭创软件技术有限公司、浙江核新同花顺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核查“场外配资”的相关线索。根据此前的回应,6月15日起,同花顺已经停止新增账户,并逐步清理存量客户,而上海铭创也停止了新增账户。从7月中旬开始,对于场外配资的打击就开始加码。7月16日,恒生电子即宣布关闭HOMS系统新开户 。据悉,7月底是证监会要求券商自查场外配资的最后期限。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21家券商与证监会会面后,计划掷1200亿买入蓝筹ETF,联手护盘,并承诺沪综指4500点以下不沽货。  中共十八届中央委员、国有特大型军工企业中航工业集团董事长林左鸣曾向相关媒体表示,“敌人冲着五星红旗而来”,该观点引来无数争议。但在7月29日夜间,中航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涉嫌违规减持的中航黑豹遭证监会立案调查。截至发稿,中航工业暂不接受记者采访。  除了中航工业外,多家上市公司也在此间传来减持的消息,中铁二局 、金力泰 、南风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在7月26日发布公告称,大股东违规减持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此前,阳谷华泰 、科泰电源 、松芝股份 、依米康 、兰太实业等5家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也因此被立案调查或被要求提供相关资料。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 7月24日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加大对大股东违规减持的执法力度,保护资本市场的交易秩序。

ib课外辅导

ib培训

alevel课程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