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康玉柱院士我国古生界油气资源勘探潜力巨大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3:31:50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康玉柱院士:我国古生界油气资源勘探潜力巨大

中国页岩气网讯:“我国古生界战略油气资源量,可能是现在油气资源量360亿吨的2倍左右。”近日,在接受《科学时报》专访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康玉柱指出,近年来在古生界油气勘探接连获重大突破的实践证明,我国古生界油气资源勘探和开采潜力极大,是当前和今后我国油气勘探的主要领域之一。

海相油气的重大突破

几十年来,我国古生代海相成油一直是国内外专家学者十分关注的大问题。1922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某教授在一篇题为《中国和西伯利亚的石油资源》的论文中强调:“中国缺石油归于三个地质条件:中、新生代没有海相沉积;古生代大部分地层不能生成石油;除西部和西北部某些地区外,几乎所有地质时代的岩石遭受强烈的褶皱、断裂、并受到火成岩不同程度的侵入,中国更无海相石油。”

中国古生代海相到底有没有石油?海相石油在哪里?这两个问题是摆在石油地质学家和石油勘探家面前必须回答的重大问题。“我们的回答是:中国古生界海相不但有石油,而且含有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康玉柱说,我国古生界海相沉积分布十分广泛,以华北、华南、塔里木、准噶尔等地块发育最佳。

1969年,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指出:我们现在找出来的油田都是中、新生代的,难道我们的古生代就没有油吗?美国有一半大油田在古生代,苏联的第二巴库也是泥盆系的,非洲的阿尔及利亚、利比里亚的大油田也是古生代的。我们要在古生代盖层平缓、褶皱缓和的地区集中力量试验一下……从战略上讲,我们要选一个地方,早一点打开一个缺口。

按照李四光先生的预见,1970年,康玉柱等来到塔里木盆地进行油气前景评价,首次提出石炭—二叠系是塔里木盆地重要的生储油岩系。1978年又提出寒武—奥陶系是该盆地重要生储油岩系。并于1984年在塔北沙雅隆起雅克拉构造上部署了沙参2井,该井于1984年9月22日钻到5391.18m奥陶系白云岩时,发现强烈井喷,喜获高产油气流,日产油1000方,天然气200万方,实现了我国古生代海相油气首次重大突破,拉开塔里木油气勘探大会战的序幕。

很多专家认为,沙参2井是我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当时的国务委员康世恩说:沙参2井高产油气流的发现,是一个大大的突破,也是我国最深的一口高产油气井。之后,在塔里木盆地连续找到了多个古生界油气田,1990~1997年,又发现了我国第一个深层古生代大油田——塔河大油田。

“中国自此甩掉了中国古生代海相无油的帽子。”康玉柱说。

据介绍,自1984年以来,国内在古生代海相共发现几十个油气田,其中大型油气田14个。

“1992年我国首次建立了古生代海相成油理论,这些年来进一步丰富了古生代海相成油理论以及建立和完善了勘探技术体系。”康玉柱告诉《科学时报》,“我国近期油气发现呈现出古生界海相油气好于中新生界陆相油气,天然气增长快于石油增长的特点。”

我国古生界油气资源潜力巨大

“我国经过3次油气资源评价所提出的全国石油资源总量1086亿吨、天然气56万亿方的资源量只是在现阶段研究程度和油气勘探程度相对较低的情况下计算的结果,对当前油气勘探工作起了重要的指导作用。”康玉柱说,“但从战略上讲,它不能代表我国实际的油气资源状况。”

从我国3次油气资源评价情况看,由于油气勘探工作的不断深入,许多盆地油气资源量一次高于一次。如塔里木盆地油气资源量第一次(1985年)为60亿吨油当量,第二次(1995年)为120亿吨油当量,第三次(2005年)提升到150亿吨油当量。另外四川盆地、鄂尔多斯盆地等也有相似的进展。

康玉柱认为,自1984年塔里木沙参2井实现古生界海相油气首次重大突破后,在国内出现连锁反应,发现14个大型油气田。但这仅是刚刚起步。目前阶段性油气资源评价为360亿吨油当量,其资源转化率仅10%左右,同时尚有广大地区对古生界基本上未开展勘探工作。“由此认为,古生界海相油气勘探是今后我国主要的勘探领域之一,也是众多大油气田发现的主要领域。”康玉柱说。

康玉柱分析了我国东北地区石炭—二叠系,西北、华北、青藏等地区的古生界,中国南方的下古生界以及我国海域的中古生界等等,作出“上述地区的古生界发育有较好的烃源岩,油气资源十分丰富”的判断。

康玉柱认为,我国东部老油区古生界、西部中新生代前陆盆地、海域油气、陆上中小型盆地和火山岩领域均有不同潜力尚未勘探挖掘。此外,“非常规油气领域,如煤层气、油砂、油页岩、页岩气、天然气水合物、幔源气等领域,以往对这些领域基本未开展工作,近两年来才开始起步,这些领域资源较为丰富,勘探潜力较大,是不可忽视的油气资源领域。”康玉柱说。

“三海三一”勘探战略

“世界油气增长仍处于高峰期,我国油气储产量增长也已进入高峰期。这一高峰期,可能延续到2050年左右。”康玉柱预测,“2050年我国将产油2亿~2.5亿吨,产天然气5000亿方左右。”

在今年4月份国家能源委员会组织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康玉柱提出未来油气勘探的“三个海(海相、海洋、海外)三个一(东部、西部、非常规)”的发展战略。

康玉柱认为,我国应建立起油气资源勘探的战略突破区、战略准备区与战略评价区。

战略突破区包括“塔里木盆地新区、新领域和深层;四川盆地古生界,特别是川东北、川东南、川西深层、川中下古生界等;中扬子下古生界;鄂尔多斯盆地下古生界;滇黔桂地区古生界”。战略准备区包括“南华北古生界;下扬子古生界;南黄海古生界;准噶尔上古生界”。战略评价区则包括“青藏地区古生界;柴达木—走廊古生界;东北地区古生界;准噶尔盆地下古生界;海域中—古生界”。

“将来我国油气勘探的发展趋势,应从中新生界向古生界转、从中国东部向西部转、从陆地向海洋转、从石油向天然气(含煤层气)转、从中浅层向中深层转、从区带向全盆地转。同时应快速发展非常规油气领域,加强开发利用国外油气资源。”康玉柱说。

贵阳纯净水机器

郑州冷冻肉切片机

黑龙江机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