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路径与策略

发布时间:2021-02-22 15:33:14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路径与策略

当前,中国迎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关键时期,2014年人均GDP突破7000美元,并有望在21世纪20年代前半期达到高收入阶段。尽管中国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性较小,但仍面临较多挑战。比如经济增长的动力正在衰减;居民收入分配格局不合理;资源能源环境不堪重负。  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路径

为了最终顺利并快速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未来几年中国应更加注重保持经济较快增长,更加注重提高居民收入水平,更加注重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  (一)保持经济较快增长,实现2020年GDP翻一番的目标  十八大确定了到2020年GDP比2010年翻一番进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实现这一目标要求2014—2020年GDP年均增长率达到6.7%,这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坚实基础。据计算,如果在2021年实现人均GDP突破12000美元,要求2014—2021年人均GDP美元值年均增长率达到7.3%;而要在2023年实现人均GDP美元值突破12000美元,则要求人均GDP美元值年均增长率达到5.8%。综合考虑中国经济增长潜力、全面深化改革红利以及物价和汇率的可能变动,预计在本世纪20年代前半期中国有望实现向高收入阶段的过渡,从而成功实现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壮举。在促进经济较快增长的同时,中国经济结构也将不断优化,这既包括需求结构、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的调整,也包括产业结构、就业结构的调整。  (二)提高居民收入水平,保持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相同步  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实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即所谓中国的“收入倍增计划”。这就要求在保持经济较快发展的同时,政府和企业适当让利,保障劳动者报酬和居民收入较快增长。  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109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要实现十八大提出的“收入倍增计划”,2020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分别需达到38218元和11838元,在2011—2020年期间二者的年均增长率都至少需达到7.2%。2011—2013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已经取得了快速增长,为实现“收入倍增计划”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此基础上,要实现中国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在2020年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2014—2020年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需达到6.7%,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增长率需达到5.2%。  中国的“收入倍增计划”可以实现。2001—2010年,中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率达到9.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率达到6.7%,均高于未来7年实现“收入倍增计划”所要求的增长率。根据“十二五”规划,2011—2015年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分别年均增长7%以上。受惠于中国经济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以及一系列富民政策措施的切实推行,预计未来十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年均增长率能够保持7%左右,中国的“收入倍增计划”完全可以实现。  (三)坚持共同富裕道路,形成理想的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  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都强调“必须坚持走共同富裕道路”、“促进共同富裕”,这要求在加快经济发展和增加居民收入的同时,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加大再分配调节力度,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逐步形成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  要实现理想的橄榄型收入分配格局,首先,必须建立在持续推动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只有经济增长到高收入阶段,人均GDP超过12000美元才有可能实现,否则就不存在实现的基础。其次,最低收入阶层、较低收入阶层的人口比重,均需比2010年的实际比重有较大降低,而中等收入阶层、较高收入阶层、最高收入阶层人口比重均需比2010年的实际比重有大幅提高,培育大量的中等收入阶层或者中国的“中产阶级”。而这需要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通过调整分配制度和政策来逐步实现。  中国加快发展实现跨越的策略  在新常态下,中国经济面临的环境和条件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这要求及时重估和调整发展战略,科学合理地制定发展政策,谨慎应对发展过程中的矛盾和风险,在深化改革、转型升级、改善分配、成果共享上有所突破。  (一)深化体制改革,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要完善现代市场体系,加快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完善市场法规和监管体制,规范市场秩序,降低交易成本,向“零成本经济”迈进;要逐步理顺煤电油气水和矿产等资源类产品价格关系,完善重要商品、服务、要素价格形成机制;健全土地、资本、劳动力、技术、信息等各类要素市场。  进一步简政放权,致力于建设公共服务型政府。通过取消和下放审批权限,政府逐渐退出对微观实体经济的干预,将政府工作的重心从直接引导经济建设转变为真正的宏观调控和公共服务。  加强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提高社会经济管理水平。一是完善公共服务体系,政府应更加重视基本民生服务、公益性基础服务、公共安全服务等;二是建立政府和企事业单位、非政府组织和社区服务组织的合作机制,改革国有资本和国有企业管理体制,提高公共服务的效率、灵活性和多样性;三是完善政绩考评机制。  (二)加快转型升级,培育经济持续增长新动力  促进产业结构更加均衡和提升品质,打造引领增长的新兴产业。更重要的是,坚持培育壮大新产品、新业态,建立产业结构持续升级机制,促进服务业、高技术产业、新兴产业加快发展。  同步推进“新四化”,以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均衡增长。要抓住世界新技术和产业革命机遇,加快“宽带中国”、“智慧中国”等建设,加快物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整合通讯、能源、交通等三大网络,促进城乡一体化和区域梯度开发,形成投资、消费更均衡拉动增长的新动力。  大力推进自主创新,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中国应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运用高新技术加快改造传统产业,加强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和保护,进一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加大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推进力度,充分发挥科技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支撑引领作用。  促进区域协调发展,发挥三大新战略的引领作用。加快落实“一带一路”、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三大新战略,抓紧推动相关规划出台,尽快推出一批带动作用强、示范意义大的重点项目,进一步优化产业区域布局和协调区域经济发展。  强化巩固薄弱环节,筑牢经济稳定增长的基础。中国应通过推动城乡一体化发展,保持农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让广大农民平等参与现代化进程,共同分享经济发展成果。为了避免“三农”问题成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软肋,就要继续深化一些关键领域的改革。比如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征地制度改革。  (三)合理有序分配,逐步形成橄榄型分配格局  理顺国民收入分配关系是实现合理有序分配的关键。一方面,要改善居民、企业和政府在收入分配中的比例关系,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另一方面,要改善劳动、资本、技术、管理、土地、资源等生产要素在初次分配中的比例关系,逐步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要做到这两个方面的“提高”,就要推动财税体制改革,进一步推进结构性减税,减轻居民和企业负担;建立企业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和支付保障机制,适时适度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发挥再分配的调节作用是改善收入分配的保障。一要按照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原则,重构个人所得税制度,逐步开征财产税、遗产税,适当调节过高收入;二要建立公平的社会保障体系,在考虑财力的基础上实现广泛覆盖;三要加大对科技、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的投入力度,使民众享受公平地接受优质教育的机会;四是重点关注弱势群体增加收入问题,帮助解决城乡低收入户的生活、就业难题,增加农村、落后地区的公共品供给。  (四)健全社会保障,实现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完善社会保障主要从两方面入手:一要继续加大投入力度,扩大覆盖范围和覆盖领域;二要采取有效手段来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和质量。要改善就业制度和就业条件,完善养老体系和发展养老产业,健全医疗保险制度,保障低收入者的居住条件,同时注重研究及时调整计划生育和退休政策,坚持公平正义,以人为本,全面提高居民的生活水准和幸福感,使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  (五)打造宜居环境,推进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  中国的经济总量、产业、人口和环境承载力要求未来发展必须考虑资源节约问题和环境保护问题。资源节约要求产业发展和社会进步以集约发展为导向,节约有限的土地、能源、矿产等自然资源;环境保护则强调产业发展不以环境严重破坏和污染为前提,特别是在产业转移、落后地区和资源聚集地区的发展和开发,必须严格考量对环境的负面作用。

西装订做工厂

河北品牌T恤订制

棉袄定做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