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云南曲靖养头鹿能赚十万余元烦恼还是不断珊瑚藤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8:46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云南曲靖:养头鹿能赚十万余元 烦恼还是不断

【导语·中国特种养殖网】郭国康坦言,自从养上鹿之后,他也就烦恼不断,后来为了攻克因资金带来的烦恼,他选择了加盟养殖的模式,目前他养殖的鹿大部分是在加盟养殖那,有1200多头,而他自己养殖的只有400多头。据他介绍,加盟都是由他提供小鹿、种鹿和养殖技术,并对养殖之后的成品进行统一回收,再进行深加工。

郭国康坦言,自从养上鹿之后,他也就烦恼不断,后来为了攻克因资金带来的烦恼,他选择了加盟养殖的模式,目前他养殖的鹿大部分是在加盟养殖那,有1200多头,而他自己养殖的只有400多头。

据他介绍,加盟都是由他提供小鹿、种鹿和养殖技术,并对养殖之后的成品进行统一回收,再进行深加工。他特别强调:“必须按照我的标准来进行中草药的喂食。”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潘石屹、冯仑等人一样,曲靖陆良人郭国康只身前往海南淘金,但他错过了那时海南暴利的房地产,选择了水果批发。这样的选择注定了结局的不同。在海南打拼5年之后,郭国康怀揣百万现金回到了陆良,开始与梅花鹿打交道。

这交道一打就是21年。回顾这21年的历程,他用烦恼将21年串了起来。刚开始养殖时,引进的36头死了18头,他陷入烦恼,耗时5年才摸索出养殖秘方。随后,全身是宝的梅花鹿源源不断地将身上产品变现,他迎来了坐享每头鹿十万余元的收益。

但这不是郭国康想要的状态。2005年,他综合鹿茸、鹿鞭、鹿胰岛等有效成分,开始生产治愈糖尿病等疾病的药物,一度时期白药等药企向其抛来了橄榄枝,但最终因为其为野生动物,存有较大的养殖风险,让之前连理至今没有结果。

而今,他深陷烦恼。他之前尝试的药物,只是进行了一期的食字号临床,二期的健字号尚遥遥无期,就不谈三期的药字号临床。尽管深陷烦恼,他在勾勒未来之际还是侃侃而谈:只要万头养鹿计划实现,5年就能有5万头存栏,届时产值将达30亿元。

亏近50万

耗时5年终获养殖秘方

1988年4月,海南建省,成为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这块岛屿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四面八方怀揣梦想与激情的人,这一年据说有10万人自发涌向海南,与1950年解放海南的第四野战军规模相当。在这10万人中,也包括曲靖陆良人郭国康。

在上世纪80年代,郭国康开着一部农用车,将云南的水果源源不断地外运至两广地区,并在1988年最终上岛。“那时期大量外地人,涌入海南,带热了多个产业,也包括我做的水果批发。”郭国康说,“到了1993年,我的积蓄已经达到了百万元。”

在那个时期,海南房地产一片火热,而今国内的地产大亨潘石屹、冯仑等人也就从那起步。由于供过于求,在1993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炸开,郭国康随大家相继撤了出来。至今谈及潘石屹、冯仑等人,郭国康也为当时回到老家后没有选择房地产而是选择养殖烦恼不已。

回来之后,他四处打探创业项目,也没有人和他提及房地产,一位东北籍省领导养梅花鹿的倡导被他听进了耳朵。在1994年,他开始从东北引进小鹿,开始了养殖。“为了避免其水土不服,有五六年的时间我一直陪伴着鹿。”为此,他专门买了架望远镜来观察鹿是如何进食、如何繁殖……

尽管如此,但从东北引进来的梅花鹿因水土不服而不断死亡:不到一个月,2.5万元的种鹿便死了一头;半年之后,又死了一头;一年之后,拉回来的36头便死了一半多。“将近50万就这样没了,当时想起来都会哭。”为了摸清梅花鹿的生活习性,郭国康便开始与鹿共同起居。

经过5年多的摸索,他发现:“梅花鹿一直以野生为主,所食用的大多食材中夹杂着中草药,而且在发情、产仔等各个时期所食用的中草药不同,而圈养之后,也就隔断了梅花鹿进食中草药的进食路径。”

随后,郭国康开始结合梅花鹿的生活习性,对其食用的中草药进行调整。“目前会根据季节的变化,将180余种中草药进行配方,得到了20余个配方。”郭国康说,“之后,按照这样的配方进行喂养之后,便能及时预防疾病,梅花鹿的死亡率就大幅下降。”

也就是这样的死亡率大幅下降,从2000年起郭国康在售卖活鹿的过程中,都会和别人签订一阔大君子协议:“一年内从我这里买的鹿,要是死了的话,将用一头死的来换一头活的。”而今,郭国康家的鹿已经卖往周边一带,并辐射到贵州、广东等省份。

全身是宝养头鹿能稳赚十万余元

梅花鹿被广为人知的还是因为其身上有号称“东北三宝”之一的鹿茸,郭国康刚开始养殖也便是冲着鹿茸去的。

据他介绍,公鹿在长到一岁时便可开始割取鹿茸。“只不过在一二岁的时候,割取的量相对较少,一岁时只有三五钱的量,两岁时能达到1至1.5公斤,到了三岁之后每年每头鹿平均便可稳定在2公斤左右。”他介绍说。

作为中药中的上等药材,鹿茸的价格自然不低,从眼下云南市场批发价来看,量在百公斤以上,每公斤的价格在2300元左右,而零售可以突破3000元。“正常情况一头公鹿一生能产鹿茸40公斤,这样算下来,一头公鹿光鹿茸一项的收入就可以突破十万余元。”

公鹿有鹿茸,而母鹿可以产仔。从郭国康的养殖经验来看,一头母鹿一生大概能产20来胎,而每头小鹿的价格在3000元左右。“从这个角度来看,母鹿和公鹿算是打了个平手。”

随着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大,郭国康考虑如何将产业链延长,而不是一味地想着从鹿身上得到鹿茸。机缘巧合,在2000年前,有一头鹿被打死,于是他便将其冰冻着,每次有人前来家里做客,他都会做一些让别人尝鲜,由于其瘦肉多、结缔组织少、肉质细嫩、味道鲜美等因素而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在2000年,郭国康便在曲靖陆良西石高速公路旁开了一家以鹿肉为主题的山庄。“当时当地没有厨师能够下厨,只能自己下厨进行摸索尝试。”而今,在这个山庄的餐桌上可品尝到清炒、爆炒、黄焖等多种口味的鹿肉。

据郭国康透露:“这个山庄生意较好的时候,一年的营业额能达到900多万元,但在2014年受制于西石高速修路影响,营业额出现了大幅下滑,营业额才达到了400多万元。”

而今郭国康自己养殖的梅花鹿数量在400多头,加盟来养殖的有1200多头,这么算下来其总共养殖数量在1600多头,是云南养殖数量最多的。基于大家对梅花鹿的认知不够,在2013年其花费280万元在昆明虹山南路新开了一家店。

在整个养殖过程中,他习惯精打细算:“一头鹿第一年的养殖成本是800元,第二年是1200元,第三年之后是2000元,每头鹿可产生的肉在60多公斤,其单斤的价格均比牛羊肉的高一些,在100多元。综合算下来,一头鹿还是能稳赚十万余元。”

而今,在郭国康陆良和昆明店里的柜台上,除了摆放着鹿茸、鹿鞭、鹿血等泡酒而外,还摆放着已经获得食字号用鹿茸、鹿鞭、鹿胰腺等制成的滇鹿胰岛醒。

剑指药品白药等药企曾抛橄榄枝

在1998年,郭国康的岳母患病,身体一度消瘦到只有38公斤,并瘫痪了半年。“我就将鹿身上的一些东西弄了给她吃,于是体重开始慢慢恢复,并活了下来。但到了2006年,病再次复发,并被确诊为糖尿病,随后我弄了鹿鞭、鹿茸、鹿胎盘等让其食用3个月,随后血糖恢复正常。”郭国康特别强调,“没有喂食过中草药的,其药用价值是得不到保障的。”

郭国康觉察到鹿茸、鹿鞭、鹿胰岛等组合在一起对糖尿病有治疗作用,于是他开始在陆良、曲靖等地周边,让一些患有糖尿病的人试吃。据他回忆,“刚开始大家对其治疗效果还是表示怀疑,但由于其成分主要源自鹿身上,就算治不好也没什么副作用,当时为了取信于大众,我便放出话:吃好再付钱,没吃好就不要钱。”

因为对其治疗效果有信心,郭国康便将成本价3000多元的产品价格定价9000多元,因此而引来了官司,最后只好全免费。“尽管在这次试吃上,我尝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滋味,但因为其效果让我产生了将其申报为药品的意愿。”

在国内,一个产品要申请为药品,有三过程:通过一期临床实验申请到食品生产许可证,通过二期临床实验申请到保健品生产许可证,通过三期临床实验申请到药品生产许可证。在2009年左右,郭国康将产自1000余头鹿的鹿茸、鹿鞭、鹿胰岛等40公斤原材料送到了河南省开封市中医院做一期临床。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在2010年顺利拿到了食品生产许可证。”也就是这一次临床实验,让其花费了3000多万元,对于接下来的二期临床实验和三期临床实验,苦于原材料和资金的匮乏,郭国康只能望而止步。

据其介绍,二期临床实验所需的活鹿数量超3000头,三期临床实验需要活鹿数量超5000头,两期所需资金均远远高于一期的。于是,他开始寻求外部合作。

据郭国康介绍,之前曾有白药的高层领导到过其养殖场,并将鹿胎盘拿了去瑞士化验,其抗衰老因子超过羊胎盘的42倍,双方也曾有过合作的意愿,但基于养殖的风险让其望而止步,龙润也曾有涉足。

郭国康将双方虽有连理,但没有结果的原因归于:“梅花鹿养殖的过程相对漫长,带有疾病等潜在风险,而不像房地产可以实现风险控制,但只要现在我的养殖规模万头以上,不用多久他们又将上门寻求合作。”

成败野生养万头鹿酝酿不止十年

在郭国康陆良的山庄里,随处可见省市级领导前来视察的照片。尽管如此,面对资金的匮乏,他觉得政府的重视力度不够,甚至用一种颇有调侃味道的语气说道:“眼下政府主导的特色养殖主要是指像种菜、养猪、养羊之类,而非像梅花鹿这样真正具有特色的养殖。”

在他找寻相关部门申请特色养殖补助资金时,其说属于野生动物养殖,属于林业部门管辖,而林业部门每年的资金主要流向是退耕还林补助,而且这一块的资金相对有限。

这样一来,他在申请特色养殖的专项资金时,便被野生给挡在门外。“就是前往银行贷款,梅花鹿都不能和猪牛羊一样,用来抵押贷款。”郭国康说,在餐桌上大家都在追求野生,但到了资本市场野生便成了拦路虎。

由于资金持续匮乏,这让他的万头养鹿计划一再搁置,尽管已经酝酿了不止十年。“早在2006年,我就萌生了万头养鹿计划。”郭国康说,“让农户前来认养,我提供技术,而后从农户的手里回收来,进行深加工。”

在郭国康看来,养殖梅花鹿是个长远事业,不像房地产、煤矿等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受限,由于梅花鹿数量越来越少,而养殖难度本来就不小,以陆良为例之前还有5家以上的人在养殖,而今其他几家要么没有养殖了,要么也就养了几只留作观赏用。

至今,谈起了其万头养鹿计划,郭国康滔滔不绝地讲着:在他心目中,最理想的养鹿数量是始终维系在5万头,每年会有2万多头小鹿的出生,也就意味着每年可杀2万多头,这2万头除了能满足大家对肉食上的需求而外,还能够满足药品研发和生产的需要,产值将达到30亿元。

看hpv医院

合肥哪里能看好白癜风

福州银屑病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