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擦压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摩擦压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圆桌对话三TMT行业探讨电子商务估值移动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9-09-29 18:23:28 阅读: 来源:摩擦压力机厂家

圆桌对话三:TMT行业探讨 电子商务估值 移动互联网

2011年(第七届)中国创投融资发展高层论坛于2011年8月30日在京召开,和讯网作为独家财经网络门户直播本次会议。以下为第三场圆桌对话:TMT实录。

李丰:

还是按照惯例,我们先让在座的每一位投资人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的投资基金方向和关注的领域,谢谢。

郭海涛:

高特佳是成立于2001年的基金,主要投资方向重点是在健康、环保、医疗、IT等方面,我个人的角度在做投资之前,大概是新兴产业的咨询、研究大概做了十年的时间,在这些产业还了解得差不多。可以跟大家一块儿来分享,无论是投资还是前期的经验吧。

徐晨

戈壁是2002年进入中国,我们一直是专注于TMT早期的投资,现在管理的两支美元基金,一支人民币基金,主要的项目基本上全是在第一轮的投资。

童士豪:

大家好我是启明创投的董事总经理,很高兴有机会跟大家交流。

罗茁:

大家好我是启迪创投的罗茁,我们是人民币基金,我们管的几个基金都是人民币,我们一直在做早期的投资,我自己因为早期嘛,有点儿机会主义,其实以前什么都投过,因为我过去授命创办了清华创业园,十多年前,2000年前后投了一些企业,这几年也是到了收获期,陆陆续续地上市了,这几年主要是看生物医药、新能源相关的项目,谢谢大家。

李丰:

我是IDG资本我叫李丰,IDG本身在中国大概有18年的投资历史,现在我们活跃期的有三期美元基金,总值大概管理的基金总额有30多亿美金,然后还有人民币的30多亿的PE,过去投过很多成功的公司。我是主持人,我就不多花时间说自己了,我们还是问问在座的各位,我得拿着作业被现场温习,问一些热点问题,我们自己也投资,所以我想先问问我们和创业者都关心的问题,咱们从罗总开始,TMT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非常多,这个行业里面估值也到了比较高有泡沫的时候,是不是咱们轮次回答一下,对每个投资人都比较有挑战的问题。

罗茁:

以前IDG可能投早的项目几十万美元也就做了,但是现在是个事情好像融点儿钱都是千万人民币开始。其实一个创业公司的成本是涨了那么多吗?我也不太理解。

李丰:

因为我们也投电商,我们投的那个做礼品的,我不知道您去年有没有投这几个热点的,最热的就是电商、团购、无线互联网,去年你有没有。

罗茁:

没有,坦率地说我们看不懂就没投。

李丰:

下面这一年,您觉得这三个东西您会投吗?

罗茁:

跟网络相关的东西,我们确实是说,离互联网很近很近,在清华科技园里面,我们周围有大公司,搜狐、谷歌都在那儿,还有一堆小公司都在我们身边成长过,但是确实这么多年来我们在这个领域投的东西不多,直到前两年我们投了大街,最近因为是去年海外结构,把新浪结构完成改成国内结构,我们去接了盘,把中建的那几个美元的基金我们接过来,因为他那个行业更适合于在国内上市,这是我们做的事情。

别的让我再想,大概也没有做过什么了,就是我们投了50几个案子里面,两三个跟互联网相关,也就是这样。

李丰:

我们问问童世豪,去年这一年,到往后这一年,估值的事儿你怎么看?

童士豪:

这个问题问得好,基本上像拿团购来讲,我们是2010年夏天的时候投了点评网,就是因为看好它在手机客户端跟团购发展的空间,团购这个模式我想我估计,我猜我们两个人的观点应该差不多,有一定的挑战,国内一旦看到团购,很快有四千家公司在上团购,这一仗打下来,大部分应该是活不下去的,所以我们投点评网是看到除了看到团购以外,还有其他的业务在里面,团购帮他扩展到二线城市的速度加快了。

我们当年投了凡客,认为两年以后电子商务有比较大的发展,相对来讲推广成本会增加得太多,所以我们2010年基本上没有投什么做电子商务的公司。这样子帮助行业发展的企业,我们还是蛮有兴趣的,就是在投电子商务的话,就比较谨慎了。

我还是认为电子商务在国内的发展趋势会很好,但是能够到海外上市的这样子的公司,估计不会太多,大概10家左右,所以说相对来讲就会比较关注,但是不会投。

去年我们赌得最大的大概就是小米科技了,这个跟李丰也提到,IDG也参与,在无线互联网真的找到一个平台性的公司不容易,除了创业的团队具备各种条件能够打大仗的不多以外,另外也是因为腾讯、新浪这些大的公司,都在注意这块儿,所以最后还是赌了雷军能干出这个事儿来,这个事情说真的风险也不小,所以也是需要很谨慎。

徐晨:

其实价钱涨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各个阶段都有吧?早期也在涨、中期也在涨,晚期涨得就更厉害,我觉得两个原因吧。

一,成本比以前高了。你随便找一个开发apple的人的话,你没有一两万块钱拿不下来,你原来找程序员几千块钱,很多团队一看我要把这个东西开发出来要找10个人吧,简单地算一算几百万人民币就没有了,是吧。

二,市场上的钱也多了,不光是机构的钱很多天使的钱也在市场上,看到创业者只要团队好一点就有得选,这个也很正常。

作为我们来说贵还是要投,没办法,因为TMT从去年到今年,基本看了看,基本上所有的热点都在这几块儿,反正就是说怎么办呢?还是往早了,我们做早期嘛,有一个好处就是坚持第一轮的特点就是说很多你也不用看,第二轮你直接就过去了,第一轮就看你有多快了,之前的团购我们那时候也看,基本上有一两家我们觉得比较好的,但是后来相对慢了一点,我们后来把这个行业就pass掉了,对我们基金来说,已经错过那个机会了。我们可能只能被迫把整个行业放弃,所以这也的确是一个,这两年的竞争的确比原来要激烈很多,如果从简单VC行业本身来看的话,的确这个现象也是存在的。

郭海涛:

高特佳因为我们新型产业也投得,因为去年我大概看了一下,我们投了有20家企业,有4、5家新兴产业的企业,在这里我们重点还是关注一些,你比如说是传统IT跟这种结合的项目,比如说做连锁行业的这种信息化的企业,在电子商务领域我们也投了纵横天地,实际上跟携程的业务有点儿类似吧,就是他是做订票和酒店的业务,当时我们进去的时候,我们看到他今年最新的报表,利润也接近一个亿了,所以我们看,现在能看到的我们还是需要看到我们比较懂的一些行业,或者是说我们对这个行业有一个更加清晰判断的行业。从我的角度来看,还是比较关注这种传统的跟信息化结合的项目,可能是更合适的。

当然就是说,实际上现在说到这个倍数的高低,这个实际上不是最重要的,还是你对一个企业的价值的判断,我们就有一个模型叫结构影响力的模型,就是说你看一个企业有没有这样的价值,你首先要看这个产业链结构是怎么样的,他在这个产业链结构当中处于什么样的一个位置,这是非常重要的。第二点是你要看这个市场的规模够不够,很多细分市场的规模很小,它的价值也不是非常大。还有一个是影响力,看他是不是处在前几位的,如果是他符合这样的模型,我们今年上半年投最高的是18倍投了一个IT的企业,它知道还是在这种物联网的领域,拥有一个比较好的市场影响力的企业,所以关键还是对企业价值的判断。

李丰:

我也把IDG简单讲一下,我们去年也面临这个挑战,我想我们投了有10几个这种所谓热点领域的项目,基本上都应该还是以A轮为主了,因为它涉及到了各个类型的垂直电商,我们也投了两个淘品牌,淘宝上的品牌,然后还投了两个对电商做服务的,不管是数据服务还是后端服务的,然后这是我们在电商上大概投了这样一圈,还有几个跟手机相关的项目,就是无线互联网的,然后我们在电商上还投了一些所谓跟那个刚才童世豪所讲的服务行业,就是不管是在线金融的还是在线其他的大范围上的广告也好,等等相关的服务行业。

团购我们有投了一个,基本上所有的这些,我们都是在A轮投的,所以相对我们也觉得有点儿贵,比以前的A轮,我们的感觉就是现在的A轮基本上相当于以前的B轮价格,但是总体上来讲泡沫越往前,在心里的承受能力上还比较好接受一点,因为毕竟它是一个200万美元到300万美元的差别,还不是500万美元到5000万美元之间的差别,所以我们投得比较靠前一点,比较靠前面的公司。

刚才大家听了也听明白了,我们基本上跳的,边上这两位,郭总和罗总他们投的相对来讲偏稳健一点,所以离我们互联网、TMT最热点的部分距离稍微远一点,当然徐晨和童世豪是比较近的。

我们再问一个问题,就是因为电子商务毕竟算是线上跟线下结合最紧密,也是算创业者最多的,有无数的垂直的卖各种东西的,做品牌的、做渠道的、做服务的包括物流,这么多的企业都放到电商这个领域里面来判断了。所以说对于电商这个行业,咱们往后看五年,之前您没怎么投,往后看五年,您觉得您要投,您觉得今年开始电子商务看什么样类型的企业,投什么类型的方式。

罗茁:

我想从我们自己出发,我是一个更有技术偏好的团队,我们更希望看到一些技术创新的东西,我们也没有那个能力,我们也不是那种靠钱去建立竞争壁垒的电子商务模式,看得懂看不懂不好说,起码我们是很难去碰的,导致我们很难在这样一个阶段去参与所谓的热点的原因。

但是我们看互联网更希望有些事情是能够有积累的,建立起它的竞争优势,而不是靠钱去搭一个比较高的门槛。我能够融到一个亿,别人就进不来了。因为我说离团购网近,比如说举个例子,比如说拉手网的卢波,我们几乎熟得不得了,我们有一个团队是清华企业家协会,今年年初我们每个月差不多都有企业孵化,我们去拉手网,我说我去了以后挺受刺激的,因为有另外一个校友杨镭,一年以前投了,一年以后大概180倍的帐面的价值。在此之前我想我们通过10年的积累,我们有的公司上市了,我们有300倍的回报。但是这个事情我们确确实实说,确实不会这样大规模地去冒这样的风险,这是说实话。但是如果说有些东西有技术创新的亮点,我们觉得很有意思我们也会去投的,比如说我们去投E人E本,它的稳定客户上了百万以后,它也去做跟云计算相关的东西,到今年末出来T4,T4能让大家更接受,做得更好,虽然它是一个硬件公司,但是卖的是平板电脑,其实它本身还是一个软件公司,只有把他的软件做好了,用户体验做好了,这是我们看中的,他更多的是要有技术能力。

李丰:

咱们就讲这个事儿最大的好处和最大的挑战,小米手机这个。

罗茁:

我想还是需要有时间和后续的投资。因为我没有深入地了解过小米的状态,因为我们有同志说,我们有人去投小米。可是这样的企业开端还是不错的,但是我想跟E人E本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就是说我们有没有持续的创新能力,让它不断地去改进、跟得上领先者,我们眼前的领先者就是苹果,这个可能是长期的战况,你不能说就做几年就不做了,这是要考验我们的一个事情。

李丰:

五年以后的电子商务,我们现在只讲电子商务,您看看什么东西是最好的,什么东西方向或者环节是可以走得更顺利。

童士豪:

2008年我们投凡客的时候,是凡客创业8个月左右,IDG跟策源做了第一轮,然后过了三个月以后做第二轮,又过了三四个月启明做了第三轮,一年融了三轮的钱,估计在全球的历史上都很少,所以我想每一轮的压力都不小,第一轮投的时候基本上是空的,就是两个人的想法而已,然后投第二轮的时候应该是产品上了一个多月,那个时候一天才几十单而已,以行业来讲的话,在个淘宝上面看衣服已经是最大的一个细分领域了,这个跟在美国不是这样子的,美国10%、12%、13%的衣服是在网络上购买的,比书和电脑要少得多,可是在国内居然淘宝的衣服比3C还大,所以我们的社会跟美国的发展步骤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我们做了一些调查。

在二三线城市,一线城市某一些地方也一样,更主要的是二三线城市,它线下的店不多,到了周末的时候买的地方店不多、选择不多,自然而然我们的女性用户在网络上花时间找东西、买东西逛街的这个时间其实蛮长的。周围我们公司的小姐们都是在网络上看淘宝。所以就看谁有这个胆识早点儿做,占据时间的优势。钱绝对是一个因素,另外也是看团队的速度快不快。

跟了凡客三个月以后,发现它速度真的很快,问题很多,但是机会感觉上比美国要大。所以我个人认为现在在美国6%跟7%的消费是来自于互联网上,在日本是2%。中国已经超过3%了,所以在未来我认为五年以后可以跟美国差不多,甚至再过一段时间可以超过美国,这个是毫无疑问的,这个是国情不同,美国人认为,所有的问题,不管是诚信问题、运输问题或者是支付问题等等,我觉得中国都不是最重要的,这个是跟美国电商发展的情况不一样的。

刚才提到小米科技,雷军这位大哥也认识好几年了,简单的事情他绝对不做,要做就做最难的,希望一做能够顺势而为,能够做一个大的东西出来。他三年前就看出来手机会代替PC成为最大的终端,怎么做呢?不是很清楚,他就花了很多时间跟同仁聊,逐渐把团队建立起来,中间有很多的问题,可是这个团队速度真的很快,每一天有新的东西出来,每一周上新的版本,不敢是米聊什么也好,感觉上速度比比谷歌和iphone他们的速度还快,以他们之前的努力来说,我们去看了小米的发布大会,真的蛮感动的,我大学是在斯坦福读的,也见过乔布斯在斯坦福演讲,这种大师级的人物一出来讲话,这个气氛感觉不一样。那么能不能做大就是看他们持续的能力了。

李丰:

你算对电商挺熟,我加问一个问题,现在在市面上饱受争议的问题,在国外的互联网模式当中,电子商务几乎没有出现过品牌,就是在互联网上出现的品牌,比如说凡客,现在大家比较多的热点还是聚焦在说出了凡客之外,当然独立的B2C,非常多的人在试着做一个自己的品牌,淘宝上也有非常多的大店在做淘品牌,五年后在消费品领域来看,不管是在淘宝上还是在淘宝外,能出来多少个消费品的品牌是从网上出来的,你觉得品牌有多大。

童士豪:

其他的国家可能性不大,可是在中国是一定会出现的,这边是全世界的中心,买手这块儿的业务会越来越成熟。这样的企业必须CEO有足够的胆识跟眼界,他能够知道说国外的一些情况、国内的一些情况该怎么综合区调整做这个事情,这样的创业家现在看还不多,希望在三年到五年之后,会有更多的CEO有这样子的本事,我认为这个绝对是有机会的。你看大部分在淘宝销售的好的只有一半,其他的地方都是走秀网等等很多的平台有机会,至少能够分一块儿,只要平台多起来,不用太多,5家到8家,就能够让网络品牌有更多的机会发展自己的业务。

李丰:

我问问徐晨,徐晨你可以选一个问题,你们投无线投得比较多,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这一轮无线互联网的创业,肯定超过了2005年的那一波2.0,赶上了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公司的熟练,同时无线创业也都是在几个平台,安卓、IOS做发布,然后大家争的都是那一个能带来多少用户,将来能长多大,挺难投资的,因为日新月异出来无数的小团队,无数的新案子,要不电商,要不无线互联网,两个你可以挑一个来答。

徐晨:

都不太好回答,无线其实现在不是单纯地来看无线互联网,因为其实大概我觉得从WEB2.0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觉得将来的话无线和互联网会融合在一起,就是所谓的,按中国人的话来说三网合一,就是说将来这个所有的东西都会整合在一起。其实无线来说,我觉得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提供了一个给用户感受更好的机会吧,就是原来很多的互联网上能做的事儿,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来完成,包括其实今天还有说的包括小米这样的,其实很多作为手机本身来说的话,有多少人用,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感受,这个是无线互联网最大的机会所在,将来很多的新的点,包括用户服务的点,或者说所谓的用户的痛点,原来在互联上解决不了,最后通过移动互联网来解决掉。反过来看这个行业还比较早,因为现在除了大家简单地通过一些平台,比如说像IOS,我们觉得现在其实投移动互联网,我觉得就像你说的,可能是和投WEB2.0的时候差不多,大家就是看自己的眼光和对用户的理解,你觉得这个团队本身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做出来给用户,现在为时过早,长期来说我觉得觉得行业肯定是很好的,当然我觉得我的牌可能是最好的,现在是这个情况。这个肯定会有赢家的,就是说最后肯定会有赢家出来,赢家是不是你?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不知道。

而且从现在这个点来判断的话,的确你说你是赢家也早了一点儿,因为这个市场还处于比较早的阶段,也就是现在的赢家也不代表能笑到最后,这个其实WEB2.0已经告诉我们了,当时myspace最火,现在myspace在默多克的大集团里面做,慢慢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小影响力的东西。所以说这是一个大家都看好的领域。

现在你说某一个应用会火,某一个应用会很大,现在很难说清楚。

李丰:

你谈的是移动互联网,我也补一个问题给你,大家看这些问题都很纠结,每一个行业上都有一个年轻人做了一个APP很有意思,过了两个月以后,又有一波人做了一个更好玩儿的事情。假定咱们现在往后看五年,您觉得现在来看,什么方向上的移动互联网,大的事儿可能是你们愿意赌的或者说愿意更多地看的或者说更好的、更有希望的东西。

徐晨:

其实本身来说的话,从移动互联网本身来看,我觉得可能又要回到前面说的问题,它主要解决和互联网最大的不同就是说。第一个是它和个人的绑定更紧,手机代表了你的身份。移动互联网到了一定的程度,它本身并不会产生非常多的东西,但是它可以把原来别的行业或者说传统互联网行业的东西变得更有价值,把原来体现不出来的价值体现出来。

我举一个不是特别成功的例子,最大的问题就是说,所谓电商是希望不断地促进用户的冲动消费,因为电商本身的特点是说,冲动消费的这个瞬间的需求会很快解决掉,那么这样的话,其实本身来说这个肯定会更大的,这个转化率会有更高的提高,所以这个类似的应用,会成为将来长期的点。从现在来看,其实我觉得有一些应用其实也说明一些情况的。

最近大家其实在看比如说基于互联网的,很多的一些网站,其实大家可能都没注意过,比如说有一个基于位置交友的东西,它全球有将近2亿用户,我估计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的确是这个公司的成长就是在去年一年,本来是一个很沉默的小网站,去年加了很多移动应用以后,它本身在移动平台上,移动互联网真的非常非常地大,我觉得这个真的可以看出来。其实有一些本身来说看起来很简单,也没有太多价值的应用,但是在它某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因素加入以后,会有很多的点出来,而且这个公司的盈利模式也比较特别,这个我就不占还了,我们可以看一下他的这个盈利模式不是我们想象的广告,它基本上也不是收会员费,它的模式非常有意思。这个公司本身能不能成功我现在不知道,的确是我觉得移动互联网应该有很多的惊喜吧,这是对早期投资比较好,中晚期的可能会相对更难,因为你要赌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我觉得机会非常大。

李丰:

我们问一下郭总,对我们来讲挺难投的方向,物联网,这是比较典型的靠线下和线上结合起来的一个虚拟世界,我看了很多,我是觉得很纠结,很难判断,在这样的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向上,您有什么看法?

郭海涛:

先从电子商务讲起,实际上新兴产业进入的壁垒,包括我们进入的创业壁垒是比较小的,但是我们做电子商务的角度,实际上第一个思考的问题就是说,如果我这个业务是一个新的业务、创新的业务。当我做起来的时候,,如果是说腾讯、阿里巴巴做这个业务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因为我们看到无数的这样的东西就是,当他们做起来的时候,你的企业会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包括实际移动互联网领域也是一样的,就是说为什么移动互联网领域挑战也蛮大,原来因为本身原来也是做这个行业的咨询做了很多年,原来的一个挑战是说,他基本上他运营商的平台上的一个开发,在运营商的基础上,像通过移动、梦网这些平台,在他们平台上是一个封闭的平台,给你的空间就非常小的一个空间,你很难做出一个很大的业务来。包括实际上你想来赚钱,那么最后我们看到针对运营商来讲,我们都是关系驱动型的,它也上市了,实际上真正的科技驱动型的,你会看到得非常少。

所以说我们说创业者,实际上思考,我的优势在哪里?相反无论是在电子商务还是移动互联网,什么样的空间,实际上我们最近也在看计划来投一家企业,这就解决了结合的问题。就是说大家做电子商务的时候,他是做送水的,他是做网游的动态密码的,大家都知道我每一笔交易的时候,如果有一个更加动态的认证跟你手机结合起来,每一步手机认证结合起来,那么这昂的企业,现在在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一定的壁垒了,今天我看到的企业已经发展得都不错了,他们以及上就是找对了方向,找到了在这个行业里面,这个是其他的。

结合我们在物联网领域,包括我们投的企业来看,实际上我们更关注像物联网的,物联网大体上的很多应用都是一些成熟的跟行业应用结合的。我们比如说举个例子,做图书馆借书的系统,有的企业他就可以把这个业务做到,基本上他能做到,像比如说因为我们集团在深圳,深圳图书馆用了这套系统,实现了自动借还书的系统,当然我们看到了物联网领域,现在还是局限在几个小的行业,就是在图书馆的这个行业里面,那个企业的产值也超过了1个多亿的规模,所以说物联网的应用,跟行业结合,形成一个新的市场,这个市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它不是一个非常短期的业务,未来五年的业务,实际上是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已经看到有非常多的业务应用现在开始起步。

对于创业者来说也是有机会来进入一些你认为的细分领域,对于我们投资机构,我们也非常关注,在很多细分市场做得已经开始有苗头或者说已经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的一个企业。

童士豪:

李丰,你现在个人关注哪些领域?

李丰:

两个半大的事儿,一个是像你们投的点评,包括像做金融的还有猪八戒这样的,大家比较容易想到的是旅游、健康、医疗、教育、金融、这样的方向,包括还有广告,这是一个,还有一个事儿我们也花了很多精力去想一想,在电子商务已经投到了这个程度的情况下的话,传统的行业是不是做电商还会有点儿好机会,因为毕竟我们IDG的资金来的时候我们也跟他交流,因为他在美国是投沃尔玛.com,我们想这样的模式在中国不一定有特别多的机会,但是总有一些传统企业他线下有很大的优势。

还有一个事儿像刚才徐晨讲的,无线互联网我们愿意看,但是我们现在有点儿稍微也需要自己不断地去反思一下,到底在无线互联网上怎么投,像APP是层出不穷的,我们也没有明确的想法。

徐晨:

我问一下童世豪,其实我觉得现在很多VC不太愿意投特别早期的,不愿意投A轮,可能一方面是价格的原因,另外一方面可能是从本身的这个前期的风险太大。我想请问一下启明现在在这两个热的行业,或者是比较新的行业,你们现在整个的策略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童士豪:

我个人是比较不介意投早期的项目,启明是相对比较希望能看到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至少在互联网里面已经有产品上线了,可以看到用户对这个产品的反映。在医疗还有清洁能源这块儿,更多地是会投成长型的企业,已经有收入和利润,这一点的话,其实用日民比基金投或者说用美元基金投都是可以的,这方面主要是因为这两个行业,在国内上市的项目还不够多,但是企业已经到了一个时段是比较有这样的精力去做这个事儿。在互联网方面,应该是越早期的话,机会比较大。

我们觉得蛮有意思的是关注的一个趋势,还没找到说很多平台性的公司在这里面,尤其是刚开始,可是希望未来看到有更好的团队,在这个方面做更好的发展。

观众提问:

我想问主持人李丰,您在电子商务、在互联网这方面投了很多企业,您下一步对这个行业是怎么看的?是针对带有传统行业这种,和互联网这方面相结合方面,你是怎么考虑的?有没有这方面的思路。

李丰:

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结合,这个问题我们转给罗总,您先来回答。

罗茁:

这是两个事情,一个是我们自己在这个里面来看,更多地是说我们关心一些跟技术创新相关的东西,比如说大的事儿说叫三网融合,三网融合有的人是做运营,商业模式产生的收益,有些是做设备、做软件、做应用等等。所以在这里面,那么我们在座的可能每一个机构看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但是你问这样的问题,我只能关心我们的事情,你比如说物联网,我们去年投了一个公司,投完以后就上了中关村300,他做物联网装备的制造,智能卡、智能标签,这种东西它需要有软件能力和集成能力,确实是说装备制造经验,公司不大,大概今年也就是能够做到1500万的利润,但是这两年持续的增长,和他未来的预期增长都会很快,这是我们关注的东西。

还有另外一个公司是清华校友做的公司,团队我也很熟悉,但是一直没有投,天晓得什么原因,这两年发展的时候也很好。实际上就是一开始他做这个定位的系统,做井下矿工的救援,然后做了以后从地下转到地上,现在做物联网的很多东西。所以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我说的这个事情只能从我的角度上谈一下。

观众提问:

我能把传统行业仔细地说一下吗?比方说你喜欢花。

罗茁:

你说花喜欢是一回事儿,但是问题是说如果我来投资,我不知道这个生意能够做多大。

观众提问:

你认为这个花能不能跟这个互联网相结合。

罗茁:

如果是一个特别个案的事情,有时候咱们下来交流,如果你问一个问题,对在座的各位有启发的话,那么更好。

郭海涛:

我问一下罗总,启迪是比较早做创业投资的企业。我们是怎么样投资的时候,因为今天还是有一些是这种创业型的企业,包括初创的人,我们是怎么样来判断一个企业,从哪些方面,比如说我们早期的项目。

因为实际上跟外资的还不一样,跟IDG什么的,因为咱们还是结合中国的一些实际,那么我们启迪是怎么样来判断一些早期企业,包括我们投资的一些,怎么样看到一些关键的要素是什么?这个实际上也是蛮重要的一个方面。

罗茁:

我们确实在我们的案子里面,大概超过半数是清华校友做的公司,但是确实不是决定的因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我想对在座的各位,我们也经常讨论这样的问题,因为早期的项目确实看过去历史,公司的历史是很难看到的。我们也希望,我们讨论比如说价值观的问题,我们希望找到一个东西是不随着我们投资领域变化,不随着市场变化而变化的东西。诸如此类的一些话题吧。我们也做了一些归纳,除了说我们正常的常规动作,你需要看一个行业的空间、看这个企业在里面的定位这些想法。

观众提问:

我这个问题是关于电商这块儿的,我们做了一个O2O产业,在国外完全没有模型,在国内做了4、5年的时间。我们的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自己在摸索,但是因为没有找到成功的模式,我们得不到很好的支持和市场认可,一个企业如果面临这样的问题,要如何去接触资本市场,或者说未来怎么做?

童士豪:

是蛮难的问题,我只能说,如果有VC对一个事情在国外为什么成功,他有比较深的了解,他知道这个事跟另一个环境跟社会的发展是有关的,同时又能够把这个理论抽出来,在国内的环境想一想该要怎么样去做,才会有更好的结果。那么这样子的VC如果跟他聊的话,他能够给体指点出这个事情本身的难度有多高。至于有些事情是能成,可能成,可是不见得认为你能成,那他不投就没办法了,这是第二层的问题,散会后我们可以私下交流一下。

李丰:

我稍微补充一件事儿,你投资人这个,不一定是不懂,就是因为体知道投资人都不是特别地傻,因为我想你想线上加线下,那个大方向都是大家觉得非常好的方向,但是你想说真正实体店卖东西这样的线上线下的困难还是蛮大的。淘宝原来做过淘驿站,淘驿站也做得一般般,就证明说他的模式里面还有很多其他的地方是有挑战的,所以我想应该机会大方向,方向是大大地好,但是这个危险和挑战也是大大的,这个大家可以再交流,多谢。

接下来因为我们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请我们在座的每一位跟我们简单总结一下。

童士豪:

八个字,谋定而动、顺势而为。

徐晨:

我觉得机会很多,创业并不是为了融资,我觉得这两点一定要区分开,这个的确是比较大的前提。

郭海涛:

深圳创业大赛,我看到北京参加的企业不是特别多,全国各地还是比较多的,他在前十位的应该都会获得一些融资吧。所以说大家作为创业者还是抓住这些机会,因为创业大赛它也是一个展示的平台,无论是说各国领域的,体是大家来对你的一个判断和认同的过程,也是企业提高的过程,也是要改善自己的管理还是你的整个产品、服务各方面的一个过程。

李丰:

我的总结就是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坏的年代,最好的年代是真的特别适合创业,钱超级多,然后流动性很强,大家都愿意投,创业者创业氛围也好,最还的年代就是,你虽然拿到钱了,可是你要想一想,另外一些人也拿到钱了,所以说大家的竞争还是同一个点,还是需要多努力。

我们这个环节到这儿结束,谢谢。

穆熙妍个人资料穆熙妍整容前照片曝光山本健司http://yule.1258106.cn/1621.html

小黑飞尖眼蕈蚊防治方法少籽远志http://nongye.4513230.cn/1390.html

2013中国五金年度产业峰会在永康召开风淋喷嘴http://wujin.0422362.cn/1472.html

刘永演过的电视剧和电影刘永主演了哪些电视剧濮阳http://yule.7141121.cn/1613.html